冷魅公主的禁忌爱情

2018-05-24 12:17:49 来源:SEO站无不胜

冷魅公主的禁忌爱情

  1  下一站就是Belleville。  对于叶子来说,Belleville是个陌生之地。但是她却如来过千百次一样,熟悉它。早听母亲说过,那里是巴黎一个华人聚居地,中国人叫它美丽城。  地铁哐当哐当地行驶在昏暗的隧道里,叶子望向窗外,车窗玻璃映着她自己的脸,除此之外,她什么也看不见。她定定地看着车窗上的自己,一张焦虑、憔悴,明显睡眠不足的脸。自己这个样子,母亲见了,肯定会心疼!她想着,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把嘴角向上翘了翘,笑容也许能掩盖自己的倦容……  地铁要进站,明亮的灯光照亮了车外的一切,瞬间淹没了她的脸,也淹没了她那个还未来得及浮现的笑容。Belleville,叶子一眼就看到站台白瓷墙上蓝色的站名,心跳得厉害,手猛然攥紧,手心里的纸块生生地刺进她的肉里,她却浑然不觉。  那纸块,确切地说是个信封,母亲写给她的信的信封。信封上有个地址,她就是倒着背也能一字不差地背出来。可她仍不放心,怕记错;来时把信封折成四四方方一小块,藏在手心,一路就这样紧紧地握着。  还未等地铁停稳,她便蹭地一下站起来。由于力度太大,把坐在旁边一法国老太太吓了一跳,老太太不高兴地嘟哝着白了她一眼。可她什么也顾不上,拼命地向门边挤去。下了地铁,她跟着人流涌出去。  天阴沉沉,风呼呼地刮来细雨。她从背后竖起外套上的帽子戴在头上。心想,母亲的话一点不错,巴黎十一月的天说风就是雨。钻出地面,长长地舒了口气——这就是Belleville,美丽城啊!  星期天,巴黎各大商场超市都关门休息,大街上往往比平时冷清。而美丽城却是行人如鲫,车水马龙,一派喧嚣繁华、拥挤嘈杂的景象。大道两旁鳞次栉比、挂着中文招牌的店铺餐馆,都按照中国人的习惯照常营业,热火朝天地迎来送往。  一股浓郁的玉米香气扑面而来,叶子深深地吸了一口。这好闻的香味是从地铁口旁一个烤玉米摊飘来的。一个脸色黝黑的印度男人,刚才还双手举着玉米,冲着来往的行人不停地吆喝着“Pas cher pas cher,un euro!(不贵不贵,一欧元)”。这时却手忙脚乱地抢救雨中的玉米,显然这突来雨打乱了他的阵脚,也搅黄了他的生意。他不时看看天,耸着肩不满地嘟哝着。  看来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即便是一场不大的雨,人类也总是束手无策,如此无奈。  叶子瞟了那印度男人一眼,心里虽对他抱有无限同情,脚却没有停下来。她匆匆地走着,突然一只酒瓶滚过来,一旦一脚踩上去,绝对会摔倒。叶子急忙收住脚,她看见路旁栏杆下倚躺着一个流浪汉,正把一个个空酒瓶滚向人行道。  他裹着一身看不出什么颜色,脏兮兮的厚衣服,脸却是出奇的红,稀疏的白发被雨水打湿,乱糟糟地贴在头皮上。空酒瓶四散向路中央滚去,不时引起路人的惊呼。可他完全无视周遭的这一切,红脸似笑非笑,一只手抱着酒瓶,另一只手忙不迭地滚着空酒瓶。雨无声地打在他的身上,他好像没有感觉似的,仍旧专注着自己的游戏。直到身旁的空酒瓶滚完了,他才慢腾腾举起那只老得不能再老的手,擦了一把脸,然后一仰脖子,抱酒瓶猛灌……  叶子有些恍惚,感觉自己落入了一个什么都不真实存在的世界。  这是美丽城,巴黎的美丽城,母亲住过的地方。

  1  下一站就是Belleville。  对于叶子来说,Belleville是个陌生之地。但是她却如来过千百次一样,熟悉它。早听母亲说过,那里是巴黎一个华人聚居地,中国人叫它美丽城。  地铁哐当哐当地行驶在昏暗的隧道里,叶子望向窗外,车窗玻璃映着她自己的脸,除此之外,她什么也看不见。她定定地看着车窗上的自己,一张焦虑、憔悴,明显睡眠不足的脸。自己这个样子,母亲见了,肯定会心疼!她想着,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把嘴角向上翘了翘,笑容也许能掩盖自己的倦容……  地铁要进站,明亮的灯光照亮了车外的一切,瞬间淹没了她的脸,也淹没了她那个还未来得及浮现的笑容。Belleville,叶子一眼就看到站台白瓷墙上蓝色的站名,心跳得厉害,手猛然攥紧,手心里的纸块生生地刺进她的肉里,她却浑然不觉。  那纸块,确切地说是个信封,母亲写给她的信的信封。信封上有个地址,她就是倒着背也能一字不差地背出来。可她仍不放心,怕记错;来时把信封折成四四方方一小块,藏在手心,一路就这样紧紧地握着。  还未等地铁停稳,她便蹭地一下站起来。由于力度太大,把坐在旁边一法国老太太吓了一跳,老太太不高兴地嘟哝着白了她一眼。可她什么也顾不上,拼命地向门边挤去。下了地铁,她跟着人流涌出去。  天阴沉沉,风呼呼地刮来细雨。她从背后竖起外套上的帽子戴在头上。心想,母亲的话一点不错,巴黎十一月的天说风就是雨。钻出地面,长长地舒了口气——这就是Belleville,美丽城啊!  星期天,巴黎各大商场超市都关门休息,大街上往往比平时冷清。而美丽城却是行人如鲫,车水马龙,一派喧嚣繁华、拥挤嘈杂的景象。大道两旁鳞次栉比、挂着中文招牌的店铺餐馆,都按照中国人的习惯照常营业,热火朝天地迎来送往。  一股浓郁的玉米香气扑面而来,叶子深深地吸了一口。这好闻的香味是从地铁口旁一个烤玉米摊飘来的。一个脸色黝黑的印度男人,刚才还双手举着玉米,冲着来往的行人不停地吆喝着“Pas cher pas cher,un euro!(不贵不贵,一欧元)”。这时却手忙脚乱地抢救雨中的玉米,显然这突来雨打乱了他的阵脚,也搅黄了他的生意。他不时看看天,耸着肩不满地嘟哝着。  看来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即便是一场不大的雨,人类也总是束手无策,如此无奈。  叶子瞟了那印度男人一眼,心里虽对他抱有无限同情,脚却没有停下来。她匆匆地走着,突然一只酒瓶滚过来,一旦一脚踩上去,绝对会摔倒。叶子急忙收住脚,她看见路旁栏杆下倚躺着一个流浪汉,正把一个个空酒瓶滚向人行道。  他裹着一身看不出什么颜色,脏兮兮的厚衣服,脸却是出奇的红,稀疏的白发被雨水打湿,乱糟糟地贴在头皮上。空酒瓶四散向路中央滚去,不时引起路人的惊呼。可他完全无视周遭的这一切,红脸似笑非笑,一只手抱着酒瓶,另一只手忙不迭地滚着空酒瓶。雨无声地打在他的身上,他好像没有感觉似的,仍旧专注着自己的游戏。直到身旁的空酒瓶滚完了,他才慢腾腾举起那只老得不能再老的手,擦了一把脸,然后一仰脖子,抱酒瓶猛灌……  叶子有些恍惚,感觉自己落入了一个什么都不真实存在的世界。  这是美丽城,巴黎的美丽城,母亲住过的地方。

冷魅公主的禁忌爱情

  1  下一站就是Belleville。  对于叶子来说,Belleville是个陌生之地。但是她却如来过千百次一样,熟悉它。早听母亲说过,那里是巴黎一个华人聚居地,中国人叫它美丽城。  地铁哐当哐当地行驶在昏暗的隧道里,叶子望向窗外,车窗玻璃映着她自己的脸,除此之外,她什么也看不见。她定定地看着车窗上的自己,一张焦虑、憔悴,明显睡眠不足的脸。自己这个样子,母亲见了,肯定会心疼!她想着,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把嘴角向上翘了翘,笑容也许能掩盖自己的倦容……  地铁要进站,明亮的灯光照亮了车外的一切,瞬间淹没了她的脸,也淹没了她那个还未来得及浮现的笑容。Belleville,叶子一眼就看到站台白瓷墙上蓝色的站名,心跳得厉害,手猛然攥紧,手心里的纸块生生地刺进她的肉里,她却浑然不觉。  那纸块,确切地说是个信封,母亲写给她的信的信封。信封上有个地址,她就是倒着背也能一字不差地背出来。可她仍不放心,怕记错;来时把信封折成四四方方一小块,藏在手心,一路就这样紧紧地握着。  还未等地铁停稳,她便蹭地一下站起来。由于力度太大,把坐在旁边一法国老太太吓了一跳,老太太不高兴地嘟哝着白了她一眼。可她什么也顾不上,拼命地向门边挤去。下了地铁,她跟着人流涌出去。  天阴沉沉,风呼呼地刮来细雨。她从背后竖起外套上的帽子戴在头上。心想,母亲的话一点不错,巴黎十一月的天说风就是雨。钻出地面,长长地舒了口气——这就是Belleville,美丽城啊!  星期天,巴黎各大商场超市都关门休息,大街上往往比平时冷清。而美丽城却是行人如鲫,车水马龙,一派喧嚣繁华、拥挤嘈杂的景象。大道两旁鳞次栉比、挂着中文招牌的店铺餐馆,都按照中国人的习惯照常营业,热火朝天地迎来送往。  一股浓郁的玉米香气扑面而来,叶子深深地吸了一口。这好闻的香味是从地铁口旁一个烤玉米摊飘来的。一个脸色黝黑的印度男人,刚才还双手举着玉米,冲着来往的行人不停地吆喝着“Pas cher pas cher,un euro!(不贵不贵,一欧元)”。这时却手忙脚乱地抢救雨中的玉米,显然这突来雨打乱了他的阵脚,也搅黄了他的生意。他不时看看天,耸着肩不满地嘟哝着。  看来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即便是一场不大的雨,人类也总是束手无策,如此无奈。  叶子瞟了那印度男人一眼,心里虽对他抱有无限同情,脚却没有停下来。她匆匆地走着,突然一只酒瓶滚过来,一旦一脚踩上去,绝对会摔倒。叶子急忙收住脚,她看见路旁栏杆下倚躺着一个流浪汉,正把一个个空酒瓶滚向人行道。  他裹着一身看不出什么颜色,脏兮兮的厚衣服,脸却是出奇的红,稀疏的白发被雨水打湿,乱糟糟地贴在头皮上。空酒瓶四散向路中央滚去,不时引起路人的惊呼。可他完全无视周遭的这一切,红脸似笑非笑,一只手抱着酒瓶,另一只手忙不迭地滚着空酒瓶。雨无声地打在他的身上,他好像没有感觉似的,仍旧专注着自己的游戏。直到身旁的空酒瓶滚完了,他才慢腾腾举起那只老得不能再老的手,擦了一把脸,然后一仰脖子,抱酒瓶猛灌……  叶子有些恍惚,感觉自己落入了一个什么都不真实存在的世界。  这是美丽城,巴黎的美丽城,母亲住过的地方。

冷魅公主的禁忌爱情

责编: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