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尔健

SEO站无不胜

2018-05-28 05:43:03

天尔健

“臣素奉道,与人为善,不与人为仇。李辅国、元载多次陷我于不义,我选择了退隐江湖,不与他们争一日之长短,无意为仇,何况他们也已经折戟沉沙。而于我有恩的不是死了就是飞黄腾达了,臣无可报也。所以陛下没有什么可担忧的,请放一百个心。说到约法三章,陛下既然让我当了这个宰相,我倒要和陛下订个条约,这叫做在其位谋其政也。”李泌还真是大胆,居然直言不讳地对皇帝说了如此“大逆不道”的话。

天尔健

唐德宗贞元三年,在平定差点让大唐覆亡的李希烈与李怀光等诸藩之乱后,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德宗皇帝,立马迫不及待地废掉了平叛大功臣李晟、马燧的军权,连“杯酒释兵权”的温文尔雅的门面功夫也懒得装一下,因为皇帝受够了大军阀的气,他怕迟一会儿李晟、马燧就居功要挟成为另一个李怀光,尽管卸下兵权后此二人享受了很高的礼遇,其实明眼人一看就知皇帝对他们十分猜忌不放心,他俩也知道自己遭受了韩信式的“兔死狗烹”的危险,随时有反叛之心。当时很是流传着一些对李晟、马燧极不利的话,连宰相张延赏都亲自出马诋毁李晟,甚至连吐蕃人来入侵也声称是李晟叫他们来的。

唐德宗贞元三年,在平定差点让大唐覆亡的李希烈与李怀光等诸藩之乱后,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德宗皇帝,立马迫不及待地废掉了平叛大功臣李晟、马燧的军权,连“杯酒释兵权”的温文尔雅的门面功夫也懒得装一下,因为皇帝受够了大军阀的气,他怕迟一会儿李晟、马燧就居功要挟成为另一个李怀光,尽管卸下兵权后此二人享受了很高的礼遇,其实明眼人一看就知皇帝对他们十分猜忌不放心,他俩也知道自己遭受了韩信式的“兔死狗烹”的危险,随时有反叛之心。当时很是流传着一些对李晟、马燧极不利的话,连宰相张延赏都亲自出马诋毁李晟,甚至连吐蕃人来入侵也声称是李晟叫他们来的。

天尔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