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璐 ed2k

2018-05-26 00:42:23来源:SEO站无不胜

李小璐 ed2k

  尽管目前财政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开行等都在力推PPP,各地也都在积极推动,但PPP项目的实际落地情况并不乐观,出现了“叫好不叫座”的现象。原因主要包括几个方面:首先,PPP项目多是公益性质较强、持续时间较长的项目,从立项签约到投资取得回报存在一定时滞,同时,相较于高企的融资成本,投资收益不具备吸引力。其次,不少地方政府将公益性项目拿出来让社会资本做PPP,有经营收益的项目自己做,也是导致社会资本方无人问津的重要原因。再次,政府与社会资本方的风险分担机制不完善。政府方主要诉求是在政府的财政支出最小的前提下,提高公共服务的质量和安全性;社会资本的主要诉求是在利用自身建设、运营经验的基础上,在尽可能短的年限内收回相应的成本并获得合理回报。政府和企业均希望对方承担更多风险。尤其是政府方面,不少地方政府认为PPP就是政府少花钱或者不花钱,尽可能多地降低政府风险或财政风险,将风险转嫁给社会资本方。而PPP之所以是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就是要让风险和收益匹配起来,这样才会有企业愿意承担风险。政企双方责权分配是PPP的核心内容,需要深入研究。还有,企业担心PPP项目执行会受领导换届影响。PPP项目期限一般都很长,由于信息不对称,社会资本对PPP存在的众多不确定性及政府信用心存戒备,尤其担心“新官不理旧账”的政府换届风险。特别是基层政府领导的流动性相对较大,很多项目参与方担心项目会因领导换届而缺乏应有的利益保障。

  我国尚未有PPP立法,目前有关PPP的法规多为部门和地方制定,法规层次较低,法律效力不高,且还存在财政部和国家发展改革委两个部门版本,未形成完整的法律体系。由于PPP政策文件中缺乏对PPP项目构成要件的完整准确界定,实践中打着PPP旗号做变相融资的项目已然出现,保底承诺、回购安排、明股实债的项目屡见不鲜。再者,现在多地的PPP项目尚处于项目识别或是采购阶段,已经签约的项目也多是处于建设阶段,所遇到的法律打架或者法律不适用的问题还不是很突出,但随着PPP项目向纵深发展,尤其到了后续移交或者回购阶段,就会有更多的问题凸显出来。如果现在PPP立法中没有考虑清楚并对此作出清晰界定,势必会对以后纠纷的解决造成困扰。比如,在包含工程建设内容的PPP项目中,是否适用“两招并一招”选择社会资本方和工程建设方,相关法律及其实施条例没有明确。现实操作中,涉及到工程建设内容的PPP项目首先要采取公开招标或其他招标方式选择确定社会资本方,而后再采取公开招标或其他招标方式选择确定工程建设企业,即进行两阶段招标。根据《招标投标法实施条例》第9条的规定,可以通过一次招标活动将原本需要两次招标采购的程序予以合并,即通常所说的“两招并一招”的做法,解决由具有相应建设能力的施工企业经过第一阶段招标后可以直接进行工程建设的问题。那么,需要研究的是如果在第一阶段没有采取招标的方式而是采用竞争性谈判或竞争性磋商的方式选择社会资本方,社会资本方中选后是否仍然可以采用“两招并一招”的做法,这个在《招投标法》及其实施条例和《政府采购法》中均没有明确,导致地方政府无所适从。此外,在通过招投标、竞争性谈判或竞争性磋商等方式确定PPP项目实施方后,签订特许协议时是否还应该再进行招投标也没有明确。再如,PPP运作和现行的《土地管理法》等法律法规也存在不适用之处。现行法律规定,经营性土地使用权必须通过“招拍挂”方式获取,而政府在授予特许权时,无法确保特许权人一定能够获得项目所需的土地使用权。如对于铁路、轨道交通等项目,由于投资巨大、回收期限较长,投资方往往要求捆绑地上物业开发,但按《物权法》及《招标拍卖挂牌出让国有土地使用权规定》,商业等各类经营性用地必须以招标、拍卖或者挂牌方式出让。地上物业开发其用地性质应为经营性用地,也应该按“招拍挂”程序取得建设用地使用权,这样就无法保证轨道交通公司获得相应的土地,能否综合一体化开发成各地政策无法突破的问题。

  第五,加强PPP治理能力建设。政府和社会资本平等合作的前提,需要双方的能力相当,否则,很难实现收益和风险在双方的有效匹配。为此,需要政府方面加强学习、培训,切实提高自身的理论水平、业务水平和实操能力。这样才能真正基于双方的平等地位,遵循契约精神进行合作,也才能真正将PPP落地,做到为群众办实事、为百姓谋福祉。

李小璐 ed2k

李小璐 ed2k

编辑:
关键词: